紡織產業發展推動辦公室宣導網
:::

紡織產業概況

紡織產業鏈簡介

臺灣紡織工業由早期進口原料加工出口,轉到以石化工業提供原料為基礎,積極發展人造纖維,再配合進口棉、毛等天然纖維為輔,發展出上中下游完整的生產體系,包括人纖製造、紡紗、織布、染整、成衣及服飾品等產業。自1950年代起,臺灣紡織工業歷經60餘年之發展與成長,在國際市場廣大的需求下,業者不斷積極研發新產品及更新生產設備拓展國際市場,使得紡織工業成為臺灣產業結構中最完整之生產體系,臺灣紡織品是世界機能性紡織品消費市場主要原料供應來源之一。

紡織產業鏈

(一) 紡織產業概況分析

2017年產值年減2.6%至新台幣3,882.8億元
依據經濟部統計處資料顯示,2017年人造纖維業產值為新台幣1,038.5億元,較2016年負成長0.5%,佔整體紡織產業產值比重從26.2%上升至26.7%。紡織業為新台幣2,643.6億元,較2016年負成長2.9%,佔整體紡織產業產值比重從68.3%下降至68.1%。成衣及服飾品業產值為新台幣200.7億元,較2016年負成長8.1%,其佔整體紡織產業產值比重從5.5%下降至5.2%。整體紡織產業總產值達新台幣3,882.8億元,較2016年負成長2.6%。2017年台灣整體紡織產業次產業中沒有表現成長者,影響產值下降的主因為:
(1) 延續2016年下游需求疲弱的負面影響,雖2017年國際品牌實行去庫存化策略,但整體下單量仍偏保守
(2) 國際品牌商為了能較精準的預估市場的需求量,因此多家品牌皆採取延後下單的方式,僅先下單原需求量的60~70%,後續依市場表現再行追加,導致交期受到壓縮,而受限於生產時程安排與機台限制,能接受急單的台灣廠商亦有限,使得於東南亞國家就地供應服裝原物料的趨勢已不可免
(3) 在新興市場低廉成本的追趕下,台灣已漸往高值化產品進行轉型,觀察2016至2017年的外銷結構可發現,2017年紡織品平均單價較2016年增加6.45%,數量卻減少4.67%。面臨國際品牌下單量行為改變,以及國際市場景氣於2017年第三至四季才有較明顯的復甦。(參見表17-3)

表17-3 2005~2018年台灣紡織業產值統計

(二)進出口分析

據財政部統計處海關進出口貿易概況資料顯示,2017年台灣紡織品出口值達到100.7億美元,較2016年成長1.5%,佔台灣整體出口值的3.2%。主要出口項目為布料及紗線,佔紡織品總貿易額的67.7%及15.2%,其他依序為纖維(佔比7.7%)、成衣及服飾品(佔比5.5%)及其他紡織品(佔比3.9%),主要出口目的國為中國大陸及東南亞國家,原因為東南亞國家具有勞動力充沛、勞力成本廉價以及區域貿易協定等優勢,台灣紡織業者近年來積極佈局東南亞國家,以扮演國際運動與戶外品牌堅實供應鏈為主要定位,由台灣提供多元且具豐富機能性的纖維與布料、出口至新興市場製作服飾後、再運至歐美消費市場。
2017年台灣紡織品進口值達33.6億美元,較2016年微幅成長0.7%,佔台灣整體進口值的1.3%。主要進口項目為成衣及服飾品,佔紡織品總貿易額的51.7%,主要進口來源國為中國大陸,亦自越南及歐盟進口成衣及服飾品,而自日本進口布料、自美國進口纖維為主。(參見表17-4~17-5)。

2007~2017年台灣紡織產業創匯及紡織成衣進出口金額統計

(三)結論

2017年台灣整體紡織產業總產值為新台幣3,882.8億元,較2016年下降2.6%,影響產值下降原因主要為受到下游市場需求疲弱的影響,國際品牌商延後下單,壓縮供貨時間縮短,迫使供應商必須採取於東南亞國家就地採購服裝原物料的供應;換言之,未來東南亞新興國家亦可能扮演國際品牌供應商的角色,而臺灣廠商勢必仍要持續朝向高值化產品發展轉型,才能立足於競爭市場中不會被替代。
2017年臺灣紡織各次產業的產值表現如下:
(一)人造纖維業已經連續五年負成長,2017年產值為新台幣1,038.5億元,較2016年負成長0.5%,佔整體紡織產業產值比重從從26.2%上升至26.7%;
(二)紡織業2017年產值為新台幣2,643.6億元,較2016年負成長2.9%,佔整體紡織產業產值比重從68.3%下降至68.1%;
(三)成衣及服飾品業2017年產值為新台幣200.7億元,較2016年負成長8.1%,其佔整體紡織產業產值比重從5.5%下降至5.2%。
預期2018年將可延續美國消費市場需求的緩步增加而帶動國際品牌下單量的成長,以及國際油價帶動上游原物料價格成長的影響,使各次業產值呈現成長。

臺灣紡織業過去二十年來以「研發創新」及「彈性生產」的優勢,得以成為全球機能性布料的研發及生產重鎮,但近年來機能性紡織品的創新應用已面臨瓶頸,廠商間產品同質性也越來越高,此現象已成為紡織產業的一大隱憂,是以台灣機能性紡織品需加速升級轉型的腳步,才能鞏固市場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