紡織產業發展推動辦公室宣導網
:::

紡織產業概況

紡織產業鏈簡介

臺灣紡織工業由早期進口原料加工出口,轉到以石化工業提供原料為基礎,積極發展人造纖維,再配合進口棉、毛等天然纖維為輔,發展出上中下游完整的生產體系,包括人纖製造、紡紗、織布、染整、成衣及服飾品等產業。自1950年代起,臺灣紡織工業歷經60餘年之發展與成長,在國際市場廣大的需求下,業者不斷積極研發新產品及更新生產設備拓展國際市場,使得紡織工業成為臺灣產業結構中最完整之生產體系,臺灣紡織品是世界機能性紡織品消費市場主要原料供應來源之一。

紡織產業鏈

(一) 紡織產業概況分析

2022年產值額微幅減少0.9%至4,142億元
我國以上、中游紡織業為主力,同時扮演上、中游產業發展之驅動力角色,下游業者因需充裕勞動力,多已布局全球。2022年因通膨影響服飾消費,加上俄烏戰爭衝擊連鎖通路,大眾化服飾銷售速度放緩,下單動能減弱,全球通路商進入庫存調整特別明顯。依據經濟部統計處資料顯示,2022年我國紡織產業產值微幅減少0.9%至4,142億元。其中觀察各次產業變化,2022年上游化纖業產值衰退7.5%至755億元,占整體紡織產業產值比重為18%;中游紡織業產值成長0.3%至3,115億元,占整體紡織產業產值比重為75%;下游成衣業產值成長4.4%至271億元,占整體紡織產業產值比重為7%。


表1 2012~2022年台灣紡織業生產總額統計.png

(二)進出口分析

據財政部統計處海關進出口貿易概況資料顯示,2022年我國紡織成衣出口總值為88.4億美元,較2021年減少2.02%。其中布料類出口值為63.54億美元,較2021年增加1.53%,其餘品項因國際市場需求減少,出口皆呈現衰退。如以出口結構而言,最大宗產品為布料,出口比例占71.88%,顯示織布業不僅於製程上位居紡織業承先啟後的樞紐地位,亦是我國紡織業最主要的出口產品;其次為紗線類,占出口比例為13.14%,紡織業中、上游之纖維、紗線、布料占出口比例約九成。(表2)
2022年度我國紡織品進口總值為39.45億美元,較2021年成長2.27%。進口產品結構五大類中,以成衣及服飾品為大宗,進口值為21.11億美元,占53.51%,較2021年度成長10%;其次為布料類,進口值為5.94億美元,占15 %,較2021年增加3.49%;紗線類進口值為4.78億美元,減少18.76%,占比12.11%;雜項紡織品進口值為4.35億美元,占11%,較2021年度減少0.42%;纖維進口值為3.27億美元,占8.28%,較2021年度衰退3.68%。(表2)

表13-5 2017~2022年台灣紡織產業創匯統計.png

(三)結論


2022年除中國大陸持續堅守清零政策外,全球各國COVID-19疫情陰霾已漸淡去,而全球消費者也脫離報復式消費,回歸較理性購物。然擺脫疫情後遭遇俄烏戰爭推升通膨形勢,由於必需品的價格增漲,消費者削減包括服裝在內的非必需品類別支出,使得品牌客戶庫存去化時間拉長,下單動能減弱。為了對抗頑強不屈的通膨,主要經濟體啟動升息循環來對抗通膨,如美國聯準會(Fed)截至2022年11月已升息15碼,高利率影響企業投資意願,各國製造業活動已明顯放緩,且放緩情勢預計將延續到2023年。國際主要預測機構一致認為美國在2023年的經濟成長將明顯不如2022年,以紡織成衣業來說,2023上半年品牌仍處於消除庫存階段,隨客戶庫存逐步去化,需求熱度可望攀升,下半年有望優於上半年。
與此同時,建議紡織廠持續儲備研發、生產量能,逢低布局待需求回溫後搶攻商機、奪得先機。另外,由於碳稅、永續議題已從大趨勢走向基本門檻,再生回收技術、減碳設備包括易分解、易回用、與生質材料等,皆是需要持續投資的方向;短、中、長期我國紡織業仍然面臨落實永續發展的課題。國際品牌能否與製造廠在落實永續議題的同時結合品牌營運策略,創造永續行銷(Storytelling)的效果,實為品牌能否與供應鏈共同成長的入場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