紡織產業發展推動辦公室宣導網
:::

紡織產業概況

紡織產業鏈簡介

臺灣紡織工業由早期進口原料加工出口,轉到以石化工業提供原料為基礎,積極發展人造纖維,再配合進口棉、毛等天然纖維為輔,發展出上中下游完整的生產體系,包括人纖製造、紡紗、織布、染整、成衣及服飾品等產業。自1950年代起,臺灣紡織工業歷經60餘年之發展與成長,在國際市場廣大的需求下,業者不斷積極研發新產品及更新生產設備拓展國際市場,使得紡織工業成為臺灣產業結構中最完整之生產體系,臺灣紡織品是世界機能性紡織品消費市場主要原料供應來源之一。

紡織產業鏈

(一) 紡織產業概況分析

2019年產值年減7.7%至新台幣3,740.3億元
依據經濟部統計處資料顯示,2019年人造纖維業產值為新台幣945.5億元,較2018年負成長15.1%,佔整體紡織產業產值比重從27.5%下滑至25.3%。紡織業為新台幣2,616.8億元,較2018年負成長5.0%,佔整體紡織產業產值比重從68.0%上升至70.0%。成衣及服飾品業產值為新台幣178.0億元,較2018年負成長2.6%,其佔整體紡織產業產值比重從4.5%上升至4.8%。整體紡織產業總產值達新台幣3,740.3億元,較2018年負成長7.7%(參見表1)。影響產值下降的主因為:
(1) 全球經濟成長趨緩,紡織市場供過於求
受國際貿易爭端影響,全球經濟成長趨緩,整體而言2019年紡織市場供過於求,品牌商不斷進行去庫存化,減少訂單需求,台灣紡織產業也受到波及。
(2) 原油價格波動及中國大陸化纖產能過剩,衝擊上游化纖業表現
2019年中國大陸及美國新增化纖產能大出,供給過剩擾亂市場行情,加上下游客戶需求緊縮,拖累聚酯、加工絲、耐隆報價,衝擊台灣上游化纖業營收表現。
(3)紡織貿易商及中小型代工廠受供應鏈往東協轉移影響
台灣紡織品出口以機能性布料為主,2019年台灣擁有東南亞產能之大型機能性布廠可望在國際品牌「集中採購」、「南向(以越南為主)採購」策略的優勢下,接單狀況仍能保持良好。但台灣紡織貿易商及中小型紡織代工廠則將受到紡織供應鏈往東協移動,以及台灣部份織染代工廠陸續關廠的影響,往後合作廠商選擇性將更少,使2019年台灣布料產值/出口值呈現下滑的趨勢。另一方面東南亞紡織供應鏈正積極朝上中游垂直整合,未來勢必將逐漸減少紡織原料進口,對以出口為導向的台灣紡織業者來說是一大隱憂。

表1 2008~2019年台灣紡織業產值統計

(二)進出口分析

據財政部統計處海關進出口貿易概況資料顯示,2017年台灣紡織品出口值達到100.7億美元,較2016年成長1.5%,佔台灣整體出口值的3.2%。主要出口項目為布料及紗線,佔紡織品總貿易額的67.7%及15.2%,其他依序為纖維(佔比7.7%)、成衣及服飾品(佔比5.5%)及其他紡織品(佔比3.9%),主要出口目的國為中國大陸及東南亞國家,原因為東南亞國家具有勞動力充沛、勞力成本廉價以及區域貿易協定等優勢,台灣紡織業者近年來積極佈局東南亞國家,以扮演國際運動與戶外品牌堅實供應鏈為主要定位,由台灣提供多元且具豐富機能性的纖維與布料、出口至新興市場製作服飾後、再運至歐美消費市場。
2017年台灣紡織品進口值達33.6億美元,較2016年微幅成長0.7%,佔台灣整體進口值的1.3%。主要進口項目為成衣及服飾品,佔紡織品總貿易額的51.7%,主要進口來源國為中國大陸,亦自越南及歐盟進口成衣及服飾品,而自日本進口布料、自美國進口纖維為主。(參見表17-4~17-5)。

2019年全年台灣紡織品進出口統計、2008~2018年台灣紡織產業創匯統計

(三)結論

2019年全球經濟成長趨緩,不僅影響企業下單動能,也拖累原物料價格走勢。此外,面對東南亞紡織供應鏈崛起,品牌轉單效益日益顯現,開始排擠台灣國內的訂單,沒有能力布局東南亞的中小型紡織廠營運將更為艱辛。因此,2019年台灣紡織業全年產值衰退7.7%來到新台幣3,740億元。未來東南亞新興國家亦可能扮演國際品牌供應商的角色,而臺灣廠商勢必仍要持續朝向高值化產品發展轉型,才能立足於競爭市場中不會被替代。
2019年臺灣紡織各次產業的產值表現如下:
(一)人造纖維業2019年產值為新台幣945.5億元,較2018年負成長15.1%,佔整體紡織產業產值比重從從27.5%下滑至25.3%;
(二)紡織業2019年產值為新台幣2,616.8億元,較2018年負成長5.0%,佔整體紡織產業產值比重從68.0%上升至70.0%;
(三)成衣及服飾品業2019年產值為新台幣178.0億元,較2018年負成長2.6%,其佔整體紡織產業產值比重從4.5%上升至4.8%。
2020年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爆發影響,全球服裝市場成長恐不樂觀,歐美市場需求急凍,品牌客戶紛紛要求供應鏈暫停或延遲交貨,甚至是砍單,對台灣紡織產業產生嚴重衝擊;此外,品牌客戶也開始反思集中生產的風險,加速訂單及生產基地重新布局,這些因素都牽動全球紡織供應鏈版圖變化,對台灣紡織產業而言是危機也是轉機。
臺灣紡織業過去二十年來以「研發創新」及「彈性生產」的優勢,得以成為全球機能性布料的研發及生產重鎮,但近年來機能性紡織品的創新應用已面臨瓶頸,廠商間產品同質性也越來越高,此現象已成為紡織產業的一大隱憂,是以台灣機能性紡織品需加速升級轉型的腳步,才能鞏固市場競爭力。